舞蹈節探月學院 —《J O B》

              發布:藝術中心 2019年06月22日

               

              作為“自我”的我們 | 探月舞蹈節劇評

               

              原創: Verge雜志 

               

              作為“自我”的我們

               

              文/溫博皓 潘彥含

               

              我們不相同,我們又相同。

              樸素的黑衣和肅穆的表情,腳下斑斕的每一段彩虹。

               

              探月的舞劇探討著群體與個體的相互影響與妥協,現代化的舞蹈和偏意識流的編排形式為我們提供相當寬泛的解讀范圍。

               

              個體和群體從未融合得如此融洽。探月的舞劇中,你一眼就能看出誰是主角。但人群與主角并在一起,人群的舞步就是主角的舞步,每次跳起走動,每次伸展雙臂。仿佛在聲明群體的類似性,但腳下不同色彩的襪子點明了它也想要突出個體的意圖。它說不上算是群舞也沒有嚴格意義的主角,他們每個人是每個人卻又是一體的,從始至終,除了那條繩索。

               

              繩索可以是任何東西:約束自由的沉淪象征,原始純粹的對萬物的疑惑,或者個體不愿走出的舒適圈。

               

              繩索在她腰上和腳踝上拉緊。她束縛掙扎著妄圖解開囹圄,但實際上又活動自如,并且暴雨般揮灑著它。它纏繞在一塊又隨心所欲地飄蕩起來,像有著污垢卻聲勢浩大著自由的旗子。我愿意認為她在試圖掙脫的同時,也在慢慢令繩索這一象征為她添加獨一份的光彩。

               

               

              在沒有任何人發覺的時候——紅衣悄無聲息地易主了。黑色群眾的一員披上它,原先與繩索拉扯著困惑的紅衣女孩又隱于眾人。他們還是簇擁著她,她也簇擁著他們。新的紅衣女孩還是嚴肅又迷惘的面容,應和著他人的坦蕩利落動作。蒼涼又灼烈地,堅定地舞著。沒人記得最開始大家全部都身穿黑衣,染上鮮紅也是同樣自我又鮮明的靈魂。

               

              在這些吉光片羽的急促鼓點里,我們自己可以是主角,也可以是反叛者,隨時隨地與自己和他人背道而馳。

               

              他們從來就無聲地喊著:我們。我們。

               

              我們絕大多數人大抵已經忘了我們是在何時、何地、因為何種原因知道“我是誰”的。究竟那個答案真偽幾何,也恐怕極少人才知曉。它就像一套不合身的西服,一個過于寬大的頭盔,一雙緊的咯腳的帆布鞋,一副裝飾夸張的墨鏡,為赤身裸體著降世的我們提供束縛與隔離。

              “人和神都是太執著自我,所以不得自由。”

              隨著“自我”誕生的,是“他人”。

               

              無數人窮其一生去探索“我是誰”的究極答案,但糾結何為“他人”的個體著實不多。就算個體對自我的認知如何錯誤,自我之外的一切個體均為他人--這是再簡單不過的道理。

               

               

              設想世界誕生之初,靈魂的海洋被“自我”的外殼分隔,形成了擁擠的人群。人和人彼此間隔分明,又若即若離。時間流轉,個體之間的觸碰、摩擦、碰撞構建出了聯系;或為紐帶,或為鎖鏈。自我和他人之間的邊界,也隨著這個過程開始模糊??範?、和解、迷茫、頓悟隨之而來,社會也在這其中完成了其構建。有人想融入,有人想躲避;有人決心奮力突出自我,有人選擇被任意埋沒。大家都加入了這場無止境的運動,于是無人能夠逃離。但無論是誰,在這場運動中都必須抵御不合身的“自我”或錯誤的聯系所帶來的不適,同時接受他人對“自我”的修正。

               

              自我在這場運動里四處都存在著。其本身并無正本,也沒有用來衡量其準確性的標尺。存在于他人中,誕生于觀察的“自我”或許比原初的,萌芽于想象的“自我”更合理,更令人接受。

              我們應當減少他人的評價對“自我”的影響,但對于幸運的人而言,有了來自各處的“自我”為參照,我們對自己的認知或許更契合我們那難以捉摸,卻無往不在的靈魂。

               

              探月學院做為書院杯舞蹈節初出茅廬的新人,在舞臺的布景和情節設計上,都可以看出他們的用心。整體上來講,對比大部分書院所采用的具象化表達,探月則更著重于表達概念,營造氣氛,使得觀眾自己產生相應的思考。從服裝上來說黑,與酒紅色調為主的服飾,輔以每人顏色不同的純色襪子以作區分。

               

              道具上最吸引注意力的則是二層的麻繩網,獨特,與手電筒很好的相結合,在舞臺上營造出了一種被“覆蓋”的基調。

               

              作為一部耗時兩月完成的舞劇來說,JOB的整體性不比之前八書院的任何一部遜色。負責人在演后談中也多次提及這是探月學院第一次參加舞蹈節,從經驗上肯定無法與其他劇組正面比較。但是通過JOB,我們的確看到了一些新鮮的元素,并且我們也相信這次試水也會讓明年探月學院的舞劇更加出色。

               

               

              “持續入世,持續交流。”

               


              關注Verge媒體公眾號

              跟進北大附中第七屆書院杯舞蹈節

              每天帶來展演劇評與劇照

               

              敬 請 期 待
               

              感謝/ 探月學院劇組

               

              文案/ 溫博皓 潘彥含

              動圖/ 李易軒

              排版/ 李海琳

              攝影/ 郭星言 李易軒

               

              快乐飞艇开奖号码